老蛙咕咕

蟹脚01

@阁主的鸽喵 咕咕来吃粮!

  张曼玉背对床,脱得只剩两件。天花板下吊着金瓜,往外放很昏黄的光。她站着,双脚并不挨拢,中间袒露一块冰凉的地砖。她足弓很高,站得十分轻盈,像候场的舞女。
  
  壁灯的光投在她的背面,它们依托裸露的脖颈,舔舐她的脊背。她的腰窝被光给填满,不言语,气质竟是趋于冷淡的。中国从来少出产热情女人。
  
  下一秒,她哼了一声,轻蔑地。在极端的矛盾下,拢在小腹的手滑到身后,四根手指半迎半退,两条松紧带滑脱下肩膀。她踩过两片白布,转过身来,把身体压上床。
  
  费雯丽仰面躺在床上,光流过她雪白的脯肉,流过她蜷缩的脚趾,她的睡裙流淌在床单上。她唇线锋利,两片肉被口红沤湿,深红的。
  
  张曼玉头发盘得很高,她额头光生,面庞光生,白皮肤被烤作片橘黄。费雯丽伸手去摸她的耳朵尖,很冰凉,不是软玉温香。她笑起来,睫毛遮了半个眼珠,张曼玉的簪子给她拿在手上。她的头发同流水般倾泻下来,打在自个儿的肩背,搔着她的颈窝。
  
  张曼玉去吻她,自锁骨至两溜眉毛,——她们都没抿去口红,艳红便攀在皮肤上。费雯丽看到她脸上金黄色的绒毛,她慢慢直起上身,去尝两片薄红,探一口银牙。
  

评论(12)
热度(20)
  1. 阁主的鸽喵老蛙咕咕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提莫怒转!妈耶请继续啊!!!!

老蛙咕咕

偏不恨线上青天。

© 老蛙咕咕 | Powered by LOFTER